玛塔塔文学网/HAKUNA MATATA

书籍章节:第4章 我们在月光下温存(1)


 港湾·小船

  你是温存的港湾

  我是潇洒的小船

  港湾没有小船太寂寞

  小船没有港湾太漂泊

  你亮起标灯

  呼唤远方的小船

  我点燃渔火

  寻找梦中的港湾

  你是温存的港湾

  我是潇洒的小船

  港湾有了小船

  才有了心跳的夜晚

  小船有了港湾

  才有了青春的浪漫

  那一刻,我几乎爱上了你,几乎决定吻你,在你洁白的脸上留下爱的印记。

  那一刻,我几乎决定留下来,与你一起在河流环绕的村庄,开辟一块牛郎织女的田亩……

  我到过你的村庄

  你居住的村庄,是那么古老而又神秘。对于在城市中长大的我,无疑是一种诱惑,无疑是一则迷人的童话。

  你的来信总是很长很长,就像那条环绕村庄的流水,总有流淌不尽的柔情与月色;总有讲述不完的故事与传说。

  这一切,足使我不顾一切地背起简单的行囊,匆匆地启程,匆匆地奔向你的村庄。

  当你陪伴着我,在那条流水边坐下来,头顶的星星,如初生的露珠在天空漂浮。迷人的夜色,如你刚刚洗过的秀发,湿润而温馨。

  那一刻,我为你朗诵着诗篇,流水般清澈的声音,在星空里流淌:稻草人守护着村庄\/安睡的村庄\/在大地的床上\/梦见雨水\/梦见阳光\/梦见呼吸的田野\/梦见感恩的鸟群\/梦见今夜的星辰\/成倍成倍地增长\/她的睡眠\/是透明的河水\/向未知奔淌……在茅屋里相爱\/就拥有了天堂。

  那一刻,我几乎爱上了你,几乎决定吻你,在你洁白的脸上留下爱的印记。

  那一刻,我几乎决定留下来,与你一起在河流环绕的村庄,开辟一块牛郎织女的田亩……但我没有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身份,知道自己永远是你的客人。

  村庄,不过是我人生的一个驿站。

  多年之后,当我在奔波中停顿下来;当我一个人独守着漫漫长夜,我就会想起你,想起你的村庄。

  但我知道,我无法再背起简单的行囊,奔向你的村庄,向你朗诵美丽的诗篇。

  当我摊开双手,却发现这双手在日常的生活中,沾满了你朴素的爱意,那细小的纹路,记载着关于你的细节。

  邮车

  抬起头时,我再次看见了那辆绿色的邮车。邮车远远地开了过来,又近近地在窗前驶过,停在了不远处的邮所,卸下了邮包和大捆的信件之后,驶出了我的视野。

  整整一个春天,每当邮车出现,我都期待着那成捆的信件中能有一封属于我的信。让我在展读中,让我在那熟悉的笔迹中得到一种安慰。使我相信:遥远的你,依然挂牵着我。可那每天必来的邮车,只给我留下了难以名状的失落。

  每天就那样站在窗前,任时光如同寂寞的雨滴从头顶潇潇而下,反复洗刷着内心的缄默与忧郁。有时我觉得你是那么遥远,遥远得在我的心中已经失真,甚至有那么几次到了想不起来你是谁的地步。

  当我摊开双手,却发现这双手在日常的生活中,沾满了你朴素的爱意,那细小的纹路,记载着关于你的细节。

  我不知道此刻的你,是否在奔波中安顿了下来?是否也像我一样因太多的失落,而枯坐窗前,看花开花落,看月圆月缺?

  当一对相依的恋人,在灿烂的阳光下从你的窗前走过,你是否在注视别人的同时,也想起了我,想起了我们也曾经拥有过那样美好的岁月,黄金一样的时光?

  也许你没有忘记那一切,但你已不想再重提那一段往事,被泪水淹过的往事,太涩太咸。

  日子就这样在期盼和失望中过去了。虽然我每个夜晚都为你书写着牵挂与怀念,却不知如何投递给你?

  邮车每天驶过来又驶过去,转眼鲜绿的树叶已经枯黄,那满街的落叶,有时被风吹起又被风吹落……

  在这凉风习习的春夜,感觉天空像一块不透明的玻璃,让我听见天使坠地的声音。

  姐姐,在这样的夜晚,我希望你千万不要离开自己的星座!你守住了清贫,也就是挽救了爱情。

  姐姐

  早想给你写一首诗,姐姐。在最黑的夜晚,你更像我守望中最遥远、最明亮的曙色。

  姐姐,在这个春天的夜晚,我像守夜人一样独守着空空的屋宇。独守着你为我点燃的那朵烛火。也许你不会知道,正是那朵小小的烛火,让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漫漫长夜。

  是你吗?姐姐,在我的耳边反复地告诉我:天,最黑的时候,也就快亮了。

  姐姐,也许是因为想你想得太久,以至使我分不清你与我梦中的故乡相比,哪个更重?

  有时我真的希望大地就是一张干净的白纸,那样我就会沿着你美丽的脚印,轻易地把你找到。

  姐姐,更多的时候,我不知道你是谁,谁又是你?更多的时候,我只看见现实主义的大街上,一群群现实的女人在走失。

  在这凉风习习的春夜,感觉天空像一块不透明的玻璃,让我听见天使坠地的声音。姐姐,在这样的夜晚,我希望你千万不要离开自己的星座!你守住了清贫,也就是挽救了爱情。

  姐姐,是你给了我太多的理由去在尘世中奔波,同时也是你又给了我太多的借口留下,让我依窗幻想着你,幻想着你比白云更轻盈的身体,把我环绕。

  姐姐,现在是夜晚,我们看不见的星辰,仍在旋转。而我们热爱的生活在休息。但我却不能停下来,不能停下为你写诗的笔。我不说你也知道,那小小的纸张上,每一个文字都是我透明的情感,都是我从心上采摘下来的朵朵火焰。

  姐姐,寻你寻了好多年,梦你梦了好多年,你究竟在哪呢?面对这个沉浮的世界,我多想喊一声:姐姐!可我试了几次怎么也喊不出口,就像我喊不出身体里的痛!

  需要你的手

  需要你的手

  伸向我

  需要你的手

  沾满青草的气息

  朴素的花香

  需要你的手

  像两只竹篮

  并像竹篮一样

  在我的身体里

  反复地打捞

  需要你的手

  像风一样

  不停地吹向我

  使我像树那样苏醒

  并像树那样

  拥有一棵树的黎明

  我知道,你为了等我也经历了许多,像我一样为了迎接我们的节日,而不得不在灰尘的世界里出没;不得不路宿一个又一个人生的驿站。

  低语

  远远地喊一声,在人群中行走的你就听见了,站下了。

  你一脸的微笑,荡漾着无限的柔情。

  我招了招手,你就走出了人群,跟随着我走向月光簇拥的草坪。

  当我们相依着在草坪上坐下来,当我说爱,你敞开怀抱就接受了。

  我相信了你,相信了你没有忘记前世的约定。

  相信了你没有因意外的情节而改变初衷,改变你对我的等待。

  我看见了你眼中仍为我保留着爱的火苗。

  你飘动的长发,如同一面旗,在我的面前飘扬,这说明你始终没有忘记我为你写下的诗篇。你知道为了寻你我走了许多弯路,经历了许多风雨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清贫的夜晚。

  那天我向你诉说了我的经历,你感动得流下了泪水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不早来一点,看你哀哀怨怨的样子,让我再一次抓紧你的手。

  我知道,你为了等我也经历了许多,像我一样为了迎接我们的节日,而不得不在灰尘的世界里出没;不得不路宿一个又一个人生的驿站。

  当然,你也像我一样,心,始终留着一块干净的空地,等待一场爱情的细雨把它滋润成无边的绿。

  不否认,在我等你的路上,我曾遭遇了太多意外的故事,我生命的天空也曾有过鸟儿在飞翔,但那些都是候鸟,都是渴望在翅膀上挂满金子的候鸟,那些鸟所倾心的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。

  我不知道该向你说些什么,面对纯洁的你,我只想紧紧地握住你的手,让时间快步地行走,甚至奔跑起来……我知道在那一刻,你的一扇窗在为我而开,让我远远地把你看见。这足已使我的想象如同枝蔓一样,伸向天空的同时也伸向海洋,更伸向你的梦境。

  我说:爱

  我说:我说:爱。古老的咒语便洞穿了厚厚的墙壁,阴暗的天空开始转晴,月亮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,亮着。

  那一刻,我感觉大地在动。这颗蓝色的星球,因一句古老的咒语而加速地旋转。如同我思念的陀螺,因你而不停地转动。

  那一刻,也许你正在安睡,在梦中变成了一只蝴蝶。你的睡眠因沾满了月光和花香,显得更加美丽而幸福。

  如果在那一刻,世界咳嗽一声,就会把你从梦里惊飞到梦外。还好,世界是那么安静,安静得让人能听见青草和花朵的呼吸。

  我知道在那一刻,你的一扇窗在为我而开,让我远远地把你看见。这足已使我的想象如同枝蔓一样,伸向天空的同时也伸向海洋,更伸向你的梦境。

  我说:我说:爱。你的怀抱就会像门一样应声而开;你内心的灯盏就会应声而亮。让远远的我感到一种温柔的照耀。如果有一阵风吹向你,你就会加入星星的行列。天空会因你的加入,而更加明亮。

  如果在那一刻,你就在我身边,如果你细心一点,就会发现我藏于衣袖中的诗篇。那些诗篇的每一个文字,都是我为你采集的点点火焰,都是我为你珍藏的纯金的情感。

  也许你不知道,在我的奔波中你更像我的道路和家园。

  也许在多年以后,当我们苍老得只能在长椅上度日,我们会因拥有过的一切而心满意足。当最后的钟声响起,我们会挽着手幸福地离开,给这个世界再添一则美丽的佳话。

  这是一个被爱击中的夏夜,你的目光如同温柔的弹雨,让我无法躲闪,击中我前胸的同时也击中了我的后背。那种无法忘记的疼,让我终生感到幸福。

  爱,在夏夜

  这个夏夜多么让人难忘,风轻轻地吹动树梢,一弯月儿被树梢轻轻地弹向夜空。在这静夜,我听见如水的月光在空中静静地流淌,洗刷万物的同时也洗刷着我满是灰尘的心灵。

  在这样的夏夜里我怎能不想起你;怎能不想起与你有关的那些岁月;怎能不打开记忆之书再一次去品读与你一起书写的那些章节。

  回想中就看见了你,就看见了你身着拖地的长裙款款而来。在那一刻,感觉满天的星星在歌唱,遍地的花草在舞蹈;在那一刻,感觉周围的夏夜变得更加灿烂,灿烂得让人心跳。

  在那一刻,我不知道是站起来去迎接你的到来?还是就那么静静地坐着,静静地注视你一路碎步地来到我的身边?

  在尘世奔波多年的你,还是那么美,简直就是刚刚从天上下来的天使。哦,我看见了多年前送你的那朵玫瑰,仍在你的怀中美丽地开放。在那一刻,我真的想问一问你:这么多年你是怎么使那朵玫瑰存活下来的?

  看着渐渐走近的你,我的心便落满了花朵形的情感。

  这个夏夜,因你而充满了动感,也因你而更加让我迷恋。

  这是一个被爱击中的夏夜,你的目光如同温柔的弹雨,让我无法躲闪,击中我前胸的同时也击中了我的后背。那种无法忘记的疼,让我终生感到幸福。

  风吹过夏夜,更吹起了你的长发。远远地我就闻到了你的体香,闻到了你向我传递的爱的气息。看你一脸的微笑,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张开双臂去拥抱爱情。

  你在我的注视中,就那样一步步地走近了,像一道风景。而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握住你持花的手,握住我一生的爱情和梦?

  当你一脸微笑地坐在我的面前,当你为我把一只空空的酒杯斟满,我感觉一种甜蜜正从杯口溢出,正在心中荡漾。

  那一刻,我怎能不放弃流浪的梦!又怎能不忘记独居客房的岁月!我的眼中又怎能不流下感激的热泪!

  但让人难堪的是一无所有的我,用什么迎娶这夏夜的爱情?

  现在我所能做到的:只能是用我单薄的身体为你挡住夏夜的风口,不让风把你从我的眼前带走;不让飞蛾撞破为你置放的纱灯。

  我甚至不敢问你能陪我坐多久,更不敢问你在这茫茫的尘世,你又能陪我走多远?

  相恋的季节

  相恋的季节

  随意采下一把时光

  种在窗台

  就会长出梦的芳香

  月的柔情

  相恋的季节

  所有的门

  关不住心的去向

  在冬天,在一个大雪过后的早晨,你乘坐着一辆四轮马车,向我飞驶。那车上装满了爱的谷物和取暖的麦草,留在雪地上的压痕,也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。

  哦,我看见你了

  哦,我看见你了。在春天,在花朵掩映的小径上,你轻轻的脚步声像妙曼的乐曲,在静静的空气中扩散。

  在那一刻,你像一首纯情的小诗,让我朗读,让我想起了一些与你有关的细节;在那一刻,我仿佛是在梦中,是在梦中守望着你的到来,守望着手持玫瑰的你轻轻地叩响我的房门,让夜因你而灿烂,因你而温馨。

  哦,我看见你了。在夏天,在金色的沙滩上,你正沿着流水的方向走近我,简简单单地行囊里,装满了一朵又一朵透明的波浪。你流水般柔软的身段,几乎透明。

  在那一刻,当风吹起你的秀发,你飘逸的秀发分明是一面青春的彩旗,在我的心中飘动,使我不得不去采摘最大的一颗露珠,让它像灯盏一样亮于你的眉心。

  哦,我看见你了。在秋天,在一条秋水的尽头,你挥着鞭子牧着白云,踩着一地的碎金走向我。

  在那一刻,我看见爱的鸟群在天空飞翔、歌唱。我更看见了耐寒的金菊,正尾随着你的脚步一起走向我。

  在那一刻,我多想扯下一面纯蓝的天空,作为我们相爱的背景,多想把满山的红叶洒进空中,让爱的色彩映红我们的记忆,在我们各自的心中流淌。

  哦,我看见你了。在冬天,在一个大雪过后的早晨,你乘坐着一辆四轮马车,向我飞驶。那车上装满了爱的谷物和取暖的麦草,留在雪地上的压痕,也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。

  在那一刻,仿佛整个世界像一张巨大的白纸,等待着我们去书写浪漫的故事;在那一刻,你的笑意像一缕灿烂的阳光,在我的心中温暖地流淌。

  哦,我看见你了。在四季更迭的道路上,在梦中,在梦外。

  我们相依着走在这无人的路上,任夜风把我们的衣裳越吹越薄。但夜风吹不散我们的情感,更吹不灭各自眼中如火的爱恋。

  月下送你

  北方的四月依然很凉,花朵们仍在梦中没有醒来,只有小草在大地上探头探脑,只有我和你在凉凉的夜晚中行走。

  今夜的天空很好,没有低垂的云朵,我们的头顶星光灿烂,一弯月亮如你头上的发卡,闪烁着迷人的光泽。

  我们不是在月下散步,我们是在用不舍的脚步在初春的大地上书写着别离。

  我们的脚步为什么一步比一步更慢?甚至慢过了分分秒秒流淌的时间。为什么在那一刻突然感到各自的心中,有太多的话要说,有太多的情感与牵挂要倾诉?

  可我们却什么也没说,任沉默伴随着我们的脚步,去面对离别那一刻的到来。

  就那么默默地走着,手牵着手,肩挨着肩,用彼此的心互相取暖。

  夜,随着我们的脚步而越来越深,如同我们的深深的爱。如果爱真的是一口井,那么你我的爱比井更深。

  我们相依着走在这无人的路上,任夜风把我们的衣裳越吹越薄。但夜风吹不散我们的情感,更吹不灭各自眼中如火的爱恋。

  匆匆地相聚,又匆匆地分别,但愿我们脚下的道路无限地伸展,让我们迎接美好的未来;但愿一切不会因时间的流失而改变,让我们在未来的岁月中共同书写壮美的诗篇。

  今夜的月光真好,今夜的星辰明亮,今夜的世界真小,小得只剩下了你我,像两只鸟在明亮的天空掠过。

  当然,我不会忘记在雨水的合唱中,把你喊醒,把你怀中的玫瑰喊醒,把远去的爱情喊回来。

  以你为背景

  坐在窗前的我,不是为了观看匆匆的行人,也不是为了品读远处的风景。坐在窗前的我,其实在等待一场雨水的降临,世界上的脏,多么需要一场雨水把它洗净。
 


专题推荐/